保理交易中,保理商与保理卖方发生纠纷,起诉保理卖?#25509;?#24212;收账款债务人,应收账款债务人常以其与保理商之间无任何有效的协议管辖约定而提出管辖权异议。那么保理纠纷发生后,如何确定管辖法院呢??#25910;?#32467;合本案进行简要分析,以期对保理商起?#20132;?#26497;的借鉴意义。
  河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青岛?#20013;?#19982;中色物流(天津)有限公司、青岛德诚矿业有限公司等金融借款纠纷案
上诉人(一审被告):中色物流(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色物流?#20445;?BR>被上诉人(一审原告):河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青岛?#20013;校?#20197;下简称“青岛?#20013;小保?BR>一审被告:青岛德诚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诚矿业?#20445;?BR>一审被告:德正资源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正资源?#20445;?BR>一、案件基本事实
2014年1月2日,青岛?#20013;?#19982;德诚矿业签订《综合授信合同?#32602;?#32422;定:青岛?#20013;?#21521;德诚矿业提供30000万元有追索权公开型国内保理授信额度。为此,德正资源与青岛?#20013;?#31614;订《最高额保证合同?#32602;?#32422;定:德正资源对德诚矿业在《综合授信合同》项下所有债务?#26800;?#36830;带保证责任。为履行上述《综合授信合同?#32602;?#38738;岛?#20013;?#19982;德诚矿业分别于2014年1月9日、2014年1月15日签订了两份《国内保理业务合同?#32602;?#32422;定:青岛?#20013;?#21521;德诚矿业提供29640万元的保理融资款,受让德诚矿业对中色物流所享?#26800;?77,853,440元应收账款债权,应收账款付款期限为2014年6月11日;青岛?#20013;?#26410;收到中色物流该款项?#20445;上?#24503;诚矿业追索。上述合同签订后,青岛?#20013;?#19982;德诚矿业就债权转让共同向中色物流发出《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32602;?#20013;色物流在回执上加盖了公章。应收账款到期后,中色物流未履行付款责任,德诚矿业也未履行回购责任。故青岛?#20013;?#35785;至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二、管辖异议与答辩及法院的认定与裁定
中色物流在一审提交答辩状期间提出管辖权异议称:中色物流与青岛?#20013;?#21450;德诚矿业、德正资源之间不存在任何有效的协议管辖约定,应根据“原告就被告”的原则,由中色物流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据此要求将本案移送至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管辖。
青岛?#20013;?#31572;辩称:本案合同约定了由青岛?#20013;?#25152;在地法院管辖。本案中,另两被告德诚矿业、德正资源住所地均在受诉法院管辖范围内,依据约定管辖和“原告就被告”原则,应由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管辖,故请求驳回中色物流的管辖权异议。
一审法院认为,青岛?#20013;?#20381;据与德诚矿业、德正资源签订的一系列综合授信合同、保理合同及保证合同,以及按照保理合同约定受让德诚矿业对中色物流所享?#26800;?#24212;收账款债权,向法院主张权

[1] [2] [3] [4] [5]  下一页